扩建公路只为能收到过路费?

公路收费不是不可以,却需尊重既有的通行权利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收费公路如果并不影响既有的通行权,而是提供了更多的通行选择,那么这样的收费想必不会引起百姓强烈反感。但假如是站在既有公路的肩膀上,那么,原有的通行权如何保障,收费站的位置如何设置,能否对当地居民给予一些特殊照顾,这些都该考虑清楚,至少应该征求一下沿线村民的意见,而不是一厢情愿扩公路,一心一意谋收费。

阿拉善盟行署有关负责同志当即表示,立即连夜整改,在前期已登记该收费公路沿线居民车辆信息的基础上,对红石头收费站周边12个嘎查全天实行免费通行的优惠政策,并定期更新车辆数据信息。同时,有关部门连夜制作公告,于28日通过媒体播报,并在收费站张贴公示。

“设在这里,就是为了能收到过路费”,这未尝不是一句实话。收费站从来不会平白无故从天而降,何况有关部门确实对原有水泥公路进行了加宽改造,并升级成了四车道半封闭的一级公路,这一切无一不需要经费的投入。作为受益者,既然享受到了更加宽敞顺畅的交通便利,自然也就没有吃免费午餐的道理。

新华社呼和浩特8月28日电“出门就一条公路,走就得交费”“从收费站过一下就10元钱,能买两斤鸡蛋咧!”“这路以前随便走,改造后就开始收费了”……第五督查组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现场核查发现,2005年以来,巴润别立镇2000多户村民出行遭遇“卡脖”收费公路,村民出村进城必须留下“买路钱”。

2012年,黑龙江省交通厅将111国道加格达奇城区至白桦乡段的双向两车道的水泥公路,加宽改造成了双向四车道半封闭的一级公路。然而,白桦乡的人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没有第二条路可选,村民出门就得走这条路,去乡里办事要交过路费,甚至有的村民到田地里干活也要交过路费,且收费标准较高。一个来回要交40元,路程最短的才1公里多。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相关工作人员坦承,收费站设在这里,目的就是为了能收到过路费。

督查组现场核查发现,巴润别立镇只有一个向东的出口,出口道路与这两个收费站之间的公路直接连通。村民开车出村只能走这条路,且无论南下银川市,还是北上巴彦浩特镇,都有收费站在等着。这种“卡脖”收费公路引起了村民的强烈不满。

退一步说,公路加宽改造的投资不能竹篮子打水,以收费还贷亦是公路经营的常见模式,但收费要收之有道,至少不能强买强卖。对此,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称,是为了减少投资,为了省钱。收费公路踩在免费公路的肩膀上,固然是节省了投资,但原本的免费通行权却因此被剥夺,所有的通行需求都被强行汇聚到收费站这个唯一出口。换句话说,收费公路竟然是以剥夺并挤占原有的免费通行权来实现,并不理直气壮。

这条收费公路为银巴二级公路,全长60.1公里,从北到南设有红石头、长流水两个收费站。

不过,“一公里的路来回要交40元”,实在有点贵。收费站负责人所谓“买得起马配得起鞍,买得起车烧得起油,过路就得交过路费”的说法,乍听起来有点道理,然而,且不说如今农业生产已经越来越离不开农用机动车,即便是农民的收入增加,一些人家有了私家车,也绝不意味着可以被过路费随意“拔毛”。如果说,村民去地里干活也要交过路费,那这修路的动机就值得怀疑了。而且,深受收费站之苦的并非只是周边村民,当地企业也抱怨“利润都给了收费站”。

由于工作需要,22岁的李某每两天需要开车往返巴彦浩特镇和巴润别立镇一次。“每个月过路费就得交300元。”22岁的李某说,“我月工资才2000元,花这么多过路费真心疼。”

本文由js7799.com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扩建公路只为能收到过路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