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Pro聘请投行探索出售 但没有买家感兴趣 - 潮流家电网

据外媒报道,短期内,运动相机厂商GoPro恐怕无法和任何买家一起“合照”了。 据两名消息人士透露,在去年年底聘请摩根大通帮助探索可能的出售后,GoPro未能引起任何买家真正的兴趣。 今年1月,GoPro创始人兼CEO尼克•伍德曼(NickWoodman)在电视采访中表示,他对出售公司持开放态度,并确认GoPro已聘请摩根大通帮助处理出售事宜。 然而,一位了解出售过程的消息人士表示,“没有人想碰GoPro。” 另一位消息人士说:“许多买家只是浅尝辄止,此外伍德曼是个复杂的家伙,他们没有达成任何交易。” 伍德曼曾在今年1月和2月强烈暗示可能出售公司。 “作为CEO,我的工作就是为投资者尽可能创造更大的机会。如果我们能够更轻松更快的和伙伴达成交易,我们将抓住机会,”他在2月份说。 在2月初,GoPro公布了该公司截至12月31日的2017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报告显示,GoPro第四季度营收为3.3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41亿美元下滑38.1%;净亏损为5585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为1.16亿美元。 作为曾经的华尔街宠儿,GoPro的第一视角相机在冲浪者、跳伞运动员和其他运动爱好者中受到了广泛欢迎。但在遭遇一系列失误后,包括Karma无人机上市延迟、Hero5相机出现生产问题,GoPro开始陷入挣扎。 Karma无人机于2016年9月发布,不过这售价为799美元的无人机并没有成为营收不断下滑的GoPro的救命稻草,反而因为近几年中国无人机品牌大疆在市场上的绝对统治地位,扼杀了后上市的GoPro无人机的生存空间。 此外,Karma在发售期间还发生了召回事件。有部分用户在使用Karma的过程中发现无人机会突然失去动力,这无疑又使本来就失去市场先机的的Karma更加雪上加霜。 再加上2017年整个大环境对无人机市场都不友好,各国政府都纷纷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划定了禁飞区域,这使处于垄断地位的大疆日子也不好过。GoPro预测,欧洲和美国监管方面的严格障碍可能会在未来数年内减少无人机的市场,因此该公司在慎重思考后决定退出无人机市场。 在相机方面,功能丰富的智能手机,以及Garmin和索尼的竞争产品都对GoPro的产品造成了打压。

或许彼时,在伍德曼主管下GoPro,早已在向YouTube或Instagram的模式看齐。

运动视频没人看,飞上天的会怎样

这三年,远比几个月雪崩的那种暴跌显得“满刀子割肉”,而且有一种永远无法逆转的痛苦。据CNBC报道称,美国运动相机品牌GoPro近期将进行裁员,裁员人数超过250人。据悉,此次裁员主要集中在航拍部门,也就是负责Karma无人机的部门。而裁员结束并处理掉现有库存之后,该公司将会退出无人机市场。

面对持续的亏损以及难见曙光的内容业务,GoPro依旧舍不得壮士断腕,反而在拯救亏损的路上越陷越深。最终GoPro于2016年12月1日宣布重组,裁减大约15%员工,并关闭旗下媒体内容业务部门。此时GoPro的股价已经不足10美元。

卖相机的坚称自己不是做硬件的

由于更多硬件厂商开始加入运动相机市场,更多廉价的产品冲击了GoPro的大本营,而同时其引以为重的内容媒体业务却迟迟不见进展。最终,从2015年第四季度开始,GoPro出现IPO以来的首次亏损,股价也一路走低。

如今的GoPro某种程度上就像当年的功能机一样,不是它不够优秀,而是这个市场正在逐渐被新生事物替代。对此,GoPro的高层心中想必也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们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时机,开始在财报显示扭亏后寻找买家。

但或许伍德曼怎么也没想到,无人机却成了压死GoPro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家上市公司股价从接近100美元跌至5美元需要多久?GoPro告诉你只需要三年。

有句充满哲理的话怎么说来着,no zuo no die?

图片 1

图片 2

另外,随着智能手机的拍摄成像效果、防抖防潮等使用体验日趋成熟,以及相类似的廉价替代品逐渐充斥市场,让GoPro本就狭窄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以中国市场为例,目前GoPro在国内的官方最低售价也要将近2000元,而相类似的小蚁运动相机最低售价仅为399元。

根据GoPro一个多月前公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整个Q3营收为3.29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406亿美元增长37.1%;净利润为1466.1万美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为1.041亿美元。整个2017财年,这是首次单季扭亏为盈。

首先,GoPro主打的运动相机市场本就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市场,只有那些喜欢运动、旅行并愿意分享记录的专业人士才是GoPro主要用户。但如今能拿着GoPro随时上天入地并拍出精美画面的人,毕竟是少数。普罗大众的一次冲动,很难形成长久的、可持续的用户粘性,最终更多普通用户只好选择将其束之高阁。

据悉,GoPro要求拿走合作中三分之二的利润,而且并没有给与大疆太多回旋余地,这样无理的要求最终也使得双方不欢而散。跟大疆分道扬镳之后,GoPro还曾试图寻求与另一家中国无人机企业零度智控合作,与大疆那次合作一样,最终也未能如愿。

GoPro的兴起源于人们的记录和分享,于是伍德曼觉得自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更多由GoPro所拍摄的视频内容能够进一步促进消费者的购买欲望,所以他决定开拓内容媒体业务。为此,伍德曼曾不止一次对外表示:“我们是一家内容生产公司,硬件只是辅助。”

由于设计研发上的拖沓,Karma的发布几度跳票,最终在2016年9月才正式发布,但这次发布对Karma而言仅仅是噩梦的开始。上市之后Karma由于电池故障的问题频频发生炸机事故,最终上市仅仅16天,GoPro就宣布召回全部Karma无人机。由于这样一次失败的首秀,Karma还“光荣”入选了“2016年十大失败科技产品”。

等到Karma重新上市已经是2017年2月了,而此时的便携无人机市场早已是大疆Mavic的天下。另外,由于Karma过高的售价,以及其此前的“精彩”表现,使得用户对这款产品甚至是GoPro都失去了信心,此时的Karma注定很难取得良好的市场反应。

其实GoPro早在2013年时就开始逐渐涉足无人机市场。最早的时候,GoPro试图与刚刚崭露头角的大疆合作,GoPro的相机加上大疆的无人机怎么看都是一组黄金搭档。但这个被外界普遍看好的组合最后并没能达成合作,原因就是GoPro太贪心。

本文由js7799.com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GoPro聘请投行探索出售 但没有买家感兴趣 - 潮流家电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