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方TCL扣非净利均大跌 面板亏损程度创历史新高

进入12月,市场对京东方、TCL集团等面板企业的投资热情高涨,基于2020年显示面板出货预期的增强,以及低利润LCD面板产能大幅缩减,OLED、MinLED等较高利润面板出货需求增强,行业有望走出供过于求阶段,走向新的上升周期。

图片 1

面板涨价预期增长 带动年底出货

目前全球面板行业处于价格增长乏力的困境,厂商面临出货压力。今年前三季度,京东方和TCL集团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大跌,深天马A营收增速仅为个位数,维信诺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超5亿元。

年底,有消息称京东方将于2020年1月对面板价格进行提价,这一消息带动部分采购需求提前,也引发面板行业年尾的一波拉升。

前三季,TCL集团按重组后合并范围编制备考口径计财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411.56亿元,同比增长19.23%;归母净利润25.77亿元,同比增长19.2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5.66亿元,同比大跌55.06%。

2019年,是彩电和手机产业的双寒冬,有观察人士指出,今年是彩电企业新品发布最密集的一年,也是折叠屏、5G概念、智慧屏等新事物轮番轰炸的一年。但厂家的一头热并未引发消费连锁反应,对于彩电而言,市场表现为量价齐跌;对于手机行业而言,也出现市场饱和、销量下滑的不利因素。这种情绪自然也传导至上游的面板行业。

京东方前三季营收857.22亿元,同比增长23.4%;归母净利润18.5亿元,同比减少45.1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89亿元,同比大跌110.13%;深天马A营收234.2亿元,同比增长7.74%;归母净利润10.34亿元,同比减少15.03%。扣非后归母净利润5.45亿元,同比上涨7.25%。

进入第四季度,韩国主流面板厂商三星、LGD大幅缩减LCD产能,行业供需逐渐平衡,主流尺寸面板价格实现止跌。而年底整机企业经过轮番大促,库存已降至合理水平,整机企业补库存需求加强。

而维信诺前三季营收18.84亿元,同比增长102.45%;归母净利润为-6031.6万元,同比增长60.35%。扣非后归母净利润-5.64亿元,同比上涨15.54%。

国信证券分析师认为,此次面板行业整体涨价幅度预计在30%左右,且涨价周期或持续到2020年第三或第四季度。这一方面由于面板供给端产能结构的调整,LCD等落后产能大幅退潮,AMOLED各代线生产线持续落成,产品供给结构的调整有利于价格提升;此外,2019年是5G、折叠屏、智慧屏等新概念出现的一年,2020年及未来,才是产品落地并实现大幅增长阶段,需求端的预期加强也为面板上游企业提供了出货动力。

前三季度上述四家企业在净利率、ROE、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天数等关键指标的整体情况不尽人意,报告期内四家企业中京东方和TCL集团购买银行理财产品分别为67.41亿元和68.72亿元。此外四家企业都在加码布局AMOLED屏,行业存在产能过剩风险。

随着国外LCD产能的缩减,国内地方政府也不再对LCD产业进行大规模扶持和扩产,行业投资趋近尾声。京东方也宣布停止LCD投资,国信证券预计,2020年京东方的净利润将由亏损3%,改善为增长11%。而TCL集团依托在大尺寸面板上的优势,其业绩弹性会更大。

数据来源:wind

OLED产能加速释放 OLED电视价格有望下行

群智咨询总经理李亚琴向新浪财经表示,目前面板行业存在产能过剩风险,面板价格相较于成本,亏损程度处于历史最高点,市场价格处于历史最低点,今年11月开始,LCD面板价格触底,但并不意味着低价问题得到缓解,未来两年全球的显示产业产值将保持低位徘徊状态,大尺寸面板价格仍会低于成本。

LCD面板产能的缩减,正在为OLED面板的扩张让路。

TCL毛利率垫底 维信诺净利率为负

目前OLED技术主要应用于显示和照明两大领域,而显示面板占据其出货主流。基业长青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谭潇刚认为,OLED产业正在步入高速增长期,预计2022年市场空间将超过500亿美元,其中2019-2022年的复合增长率预计为21%。

从盈利能力方面看,四家企业中TCL集团毛利率最低,同比降幅最大。TCL集团销售毛利率连续两年下降,同比下降4.87%。维信诺的毛利率最高,但企业净利率和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为负。

他认为,在OLED应用层面,手机将贡献最大的市场需求,预计到2022年市场规模达到330亿美元;而OLED电视的产能也将释放出来。

前三季度,京东方、TCL集团、深天马A和维信诺销售毛利率分别为14.99%、12.92%、16.28%和29.84%;净利率分别为0.39%、5.93%、4.41%和 -5.44% ;加权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14%、8.85%、3.91% 和-0.41%。

事实上,在电视未来显示技术上,行业一直存在QLED和OLED两大阵营的对峙。不过目前,QLED尚未出现颠覆性创新;而OLED阵营则不断扩容,除了传统的OLED铁粉LG和创维以外,三星通过AMOLED技术绕过专利壁垒,也将重心转移到OLED布局上;而包括TCL、长虹、海信等在内的国产品牌,近年来也先后入了OLED的门;还有消息称2020年华为和小米也将推出OLED电视。

在营运能力方面,四家应收账款都同比攀高,深天马A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最高,维信诺存货周转天数下降,但周转天数高达146.32天,TCL集团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和存货周转天数都在攀高。

在5G+高清显示方面,OLED屏幕的画质效果更突出。

前三季度,京东方、TCL集团、深天马A和维信诺应收账款分别为203.94亿元、53.8亿元、78.13亿元和3.25亿元;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63.43天、50.58天、76.63天和32.74天;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44.95天、66.60天、40.40天和146.32天。

此前,OLED面板供货方面,LGD一家独大。而中国面板商的进入,则有望助力OLED面板价格下行。谭潇刚表示,良品率和产能不足是制约国内OLED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而现在这些问题正在得到解决。首先,国内OLED面板良品率持续攀升,成本有望降低,以京东方为首的国内面板企业在未来2-3的产品良品率有望接近三星的水准,而良品率超过80%时,OLED成本将低于LCD面板,价格的下行是市场需求的最好驱动,这有利于OLED渗透率的快速提升。

资产负债率方面,京东方和TCL集团同比下降,维信诺同比小幅攀升,仅深天马A不断攀高,2016-2019年以及今年前9月,深天马A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6.53%、51.18%、56.69和58.56%。

目前,制约OLED电视快速增长的最主要因素便是价格,目前一款55寸OLED电视价格约在万元以上;即使是创维掀起的OLED普及风暴中,55寸OLED电视的价格降至7999元,对于大多数消费者而言,还是太贵。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国内电视产品均价在2700元左右,接近3倍乃至更高的价格不是大众心头好。

值得注意的是,深天马A披露公告称,拟以非公开发行股票方式募资不超过73亿元,建设其位于武汉的第6代OLED产线二期项目,并将主要增加柔性OLED产能,武汉国资控制的基金将参与此次交易。公告称,此次定增可降低负债率,增强偿债能力,优化财务状况;截止本报告披露日,尚未召开股东大会审批相关事项。

若OLED成本能够低于LCD面板,那将成为OLED普及的春天。

晚间,深天马A又再次披露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预案,发行票面总额为不超过30亿元,募集资金将用于置换已有到期债务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用途。此次公司债券的期限不超过5年。

目前,京东方在成都投产的AMOLED 面板6代线综合良品率超过70%,成为华为柔性屏手机的主要供货商。此外,国内众多企业投资建设的AMOLED生产线,将在未来2-3年陆续投产,届时可形成46万片/月6代AMOLED面板产能。

此前深天马A已从2018年12月至2019年先后4次发债,发债达30亿元,其中有一笔为期3个月5亿元短期债务到期,还有一笔3个月5亿元短期债务到期,另外两笔总共20亿元债务则4年后到期。

据悉,截至现在全球能够量产柔性OLED面板的厂商主要有六家,包括三星、京东方、维信诺、LGD、深天马和柔宇,其中国内地厂商占据4 席位置。京东方的柔性屏供应已覆盖华为、OPPO、Vivo等品牌;维信诺则是小米、中兴、LG等企业的供应商。

下游企业一旦资金链断裂,风险将直接转嫁至上游供应链,金立的“拖账”已经对深天马A带来了直接风险,深天马A今年3月发布公告称,已对金立共计7.1亿元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鉴于2017年末已经计提2.52亿元,2018年补提4.58亿元;根据最新数据,截止,深天马A存货跌价准备为2.15亿元,TCL集团存货跌价准备为3.18亿元,京东方存货跌价准备为17.1亿元,截止,维信诺存货跌价准备为1.15亿元。

本文由js7799.com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京东方TCL扣非净利均大跌 面板亏损程度创历史新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