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张瑞敏: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制造业— 工业风向标【js7799.com】

张瑞敏,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点击上方【工业风向标】可以订阅哦

在青岛,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企业家,提起他,都是尊称张首席。屹立市场大潮潮头30多年的他,是企业界教父级的人物。

js7799.com 1

前几年,海尔开始大规模向互联网平台企业转型,去科层化,不少人离开,张瑞敏一直很低调,多年几乎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近一两年,随着人单合一组织网络化逐步实现,渐渐地,他在媒体和公众面前的声音多了起来。

从一家32年前濒临倒闭的集体小厂,到全球白色家电第一品牌,从不断创新求变,到11年来向互联网平台企业转型……海尔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巨大存在。

好大阵容啊。约定采访的时间到了,他准时出现在会议室,一边感慨,一边和包括文字、摄影、摄像在内的10多名新华社记者一一握手。

从一位普通的企业负责人成长为全球知名的企业管理思想家,执掌海尔航向的张瑞敏,对“青岛制造”“中国制造”有着怎样的理解?中国制造的未来在哪里?

明显感觉到,互联网在他心中的分量:两个半小时的采访里,张瑞敏提互联网多达59次。他为曾经引领行业潮流的世界知名企业诺基亚、柯达的境况感到惋惜。他说:不是制造业不行了,而是因为它们和互联网脱节了。

“企业要转型”

张瑞敏用可怕和颠覆性两个词语来表达他对互联网带给制造业影响的感受。2000年,张瑞敏在参加达沃斯论坛时,不时出现在会场上有关互联网的词汇和这样一个标语让我们战胜满足感,让他最早对互联网产生了警惕感。

:我们走进青岛,想以“青岛制造”解码中国制造的现状和未来,您怎么看海尔制造、青岛制造乃至中国制造?

为什么要战胜满足感?互联网会带来什么挑战?当时看不大清楚也想不清楚,只是觉得互联网时代一定是一个大的趋势。张瑞敏说。

制造业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现在已经是互联网时代,中国制造业到底能不能真正在这个时代做起来?真的很难说。

从达沃斯回国后不久,海尔就提出了不触网,就死亡的著名观点。

在互联网时代,关键不仅是看名牌,更关键是看企业怎么转型现在日本不少大企业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不是制造不行了,而是因为它们和互联网脱节了。

在这一过程中,张瑞敏也出现过迷茫。他在2005年一次主题演讲中说:我的感觉是越来越不会做企业了,原来许多成功的发展模式现在都不好用了。

究竟什么是互联网企业?

没有好用的模式,就自己寻找一种新的模式。虽然海尔也曾是传统世界经典理论的受益者,但张瑞敏认为,这些理论只能指导传统的企业管理,对当前制造业的指导恐怕是有问题的,这些理论放在今天,至少不太适用或者说要改变。

:互联工厂说到底就是要连上用户,说白了就是产品出厂前就知道是送给谁的,不再进仓库。比如我们兼并的日本三洋白电,质量无懈可击,为什么不行了?

为寻找一种更适合互联网时代的管理模式,张瑞敏曾多次和世界知名企业掌门人或管理大师交流,这些人的名单包括世界互联网观察者凯文凯利、IBM前总裁郭士纳、高盛集团前总裁约翰桑顿等。

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互联网要求企业要和用户连起来,换句话说用户要参与企业的前端设计

张瑞敏敏锐看到了世界制造业企业都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决心抓住时机探索海尔自己的道路。

js7799.com 2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钦长期研究海尔,有一次他陪同张瑞敏考察欧洲,张首席说了一句话,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他说:这是一个生死时速的时刻,丧失战略机遇就是犯罪!

过去的开发叫瀑布式,是直线的,现在一定是迭代式,只要用户有需求就要推出产品,然后再不断迭代。

能阻挡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只要观念创新,凡墙都是门只有网络化的企业才能适应网络化的世界

对中国制造业来讲,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转型——怎样尽快转型为互联网企业。我们自己就在苦苦探索。

伴随认识的深化,海尔的探索逐步深入:将内部层级打破,1万多名中间管理层人员被砍掉;建立了一个创业平台,实行人单合一,将一个个来自用户的想法和创意变成一款款受到市场欢迎的个性化产品

不触网,就死亡

一次次改革在海尔内外引起巨大震动。人们充满疑问:海尔,究竟要把自己改成什么样子?而张瑞敏犹如一位伫立桅杆之顶的眺望者,始终有着清醒的思考: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在互联网时代,企业要么拥有平台,要么被平台拥有。

:您曾说,海尔正在创造一个让中国人民自豪的国际名牌,做到了吗?

一个数字,可以看出用户的分量:采访中,张瑞敏先后65次提到用户二字。

:我们的观念就是4个字:自以为非。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成功了,像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所说:“根本没有成功这回事儿,所有的成功只不过是我们用以自鉴的镜像”。

一个细节,可以看出海尔的到位用心:会议桌上,男记者面前摆放的是一支浅蓝色、印有海尔兄弟图案的铅笔,女记者面前的铅笔则是粉红色的。

为什么这样?

海尔的探索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认可。在考察和交流后,管理大师加里哈默评论说,海尔正在为后科层制时代和互联网时代重新塑造着管理学的面貌。

就在于这个时代变化太快。过去,海尔企业文化就是执行力特强。现在向互联网转型,企业文化要变成创业文化,所以很多人都没法适应。

一切,都只是开始;一切,都在路上。

互联网时代的企业管理是非线性的,用户需求是变化的,挑战非常大。所以我说,没有哪个百年企业不是自杀重生的,有的可能都自杀过很多次。

张瑞敏并不认为海尔找到了终极路径,他十分认真地告诉记者:我们从来没有认为有什么东西做成功了。他引用了另一位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的话:根本没有成功这回事,所有的成功只不过是我们用于自鉴的镜像。

:您16年前曾说,不触网,就死亡,之后海尔相继向互联网企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转型。期间您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因为艰辛,所以珍惜。在回答记者有些问题时,张瑞敏甚至会沉默思考近十秒的时间,但每次他都认真给出了答案。

:2000年我参加瑞士达沃斯论坛,主题是“让我们战胜满足感”。后来参加会议,慢慢发现是因为互联网带来了巨大挑战,所以就提出来“不触网,就死亡”

当问及这么多年走过来有何感悟时,他略做思考后回答:活在当下。

:大企业很难互联网化?

海尔展厅里,张瑞敏当年砸冰箱的大锤复制品静静伫立,默默见证着一个企业的转型和突破;原件则作为国家文物被收藏在国家博物馆,无声叙述着一个古老国度的蝶变和复兴

:制造业现在面临一个彻底颠覆。原来经典管理理论有3个:

1

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就是今天的流水线

2

马克斯.韦伯的科层制,形成了今天企业的金字塔组织形式

3

法约尔的一般管理理论,形成了企业的管理职能部门布局

今天再看,流水线适应不了个性化趋势,科层制适应不了去中心化,一般管理理论不符合互联网时代零距离的需要。这3个理论今天已经不太适用,或者说要改变。

js7799.com 3

互联网的颠覆

:不到半小时,您提到互联网已有二三十次,可能有些人跟不上这种颠覆时代的互联网思维。

:互联网的颠覆确实太厉害。现在我就担心自己能不能跟上。我感觉真是很可怕。

你看互联网发展有多快——桌面互联网解决了信息不对称,实现了信息零距离,带来了去中心化:谁都是领导谁都是头。

员工想当头,我干脆让你当创客当头。移动互联网解决了速度问题,才有电商蓬勃发展。

我认为一定会有后电商时代,而且一定是场景商务。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物联网,从国际上提出来到今天已经有9年了,物联网到现在还没有引爆,为什么?就是没有场景商务。

电子商务是让人在电商平台上挑选适合自己的东西,场景商务则是不用你动,我就给你提供服务。

:场景商务和制造业有什么关系?

:场景商务一定会到来。这将是对制造业的最大挑战。

还真不是危言耸听,我始终觉得是在跟时间赛跑,到底我们能不能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引爆物联网的公司?如果能,不光海尔,中国制造业真的将在一个新的、大的起跑点上腾飞。

js7799.com 4

海尔提出一个目标:把所有电器变成网器,再变成网站,才可能跟用户交互。我个人觉得,中国制造业如果找不到这个出路,会很危险。

创业之路如何走

:前进路上您认为还需要克服哪些障碍?

:我几乎跑遍世界,大企业还没有人这么做:扁平化、去中心化,彻底打破层级,人人都是创客,实行抢单。传统时代,没人说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现在不行,必须变。

:对这些创业小微,您有什么建议?

本文由js7799.com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海尔张瑞敏: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制造业— 工业风向标【js7799.com】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