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详解鸿海工业互联网战略 拟分拆在上海上市 - 潮流家电网

鸿海董事会日前通过决议,拟由旗下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FoxconnIndustrialInternetCo。,Ltd。简称FII)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申请审核通过日期尚未确定。鸿海将于2018年1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有关FII上市计划进行表决。 这契合鸿海近年来在中国大陆及欧美日投资的全球化布局。作为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鸿海表示,“在全球大步迈向工业4.0、+互联网、8K+5G时代之际,中国大陆工业互联网发展蓬勃,具有广泛的市场前景。”未来FII上市时,鸿海仍将持有85%的已发行股份。 鸿海的工业互联网业务究竟是怎么回事?第一财经记者从鸿海有关方面获悉,郭台铭近日在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期间的演讲中进行了详细解读。他说,鸿海和富士康将“从传统代工业转型为中小企业制造商服务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 数据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 “制造业的未来,是制造业+互联网。”郭台铭说,过去五年来,富士康一直致力转型成为工业互联网的智能制造平台。在此期间,把高级云计算、移动资讯、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网络平台和机器人技术结合起来,整合为一个垂直集成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富士康的工厂有120多万员工,每天从早到晚会产生许多数据。最近几年,电脑高速运算,加上移动装置、网络设备、机器人,以及人与人、人与机器、机器与机器之间的各种传感技术的应用,富士康收集大数据比过去更用心,所以积累了非常多的大数据。而且,凭借5G网络,实现了超高清数据的快速传输。 “随时随地精确且高效的数据收集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特质,这将是制造业新的竞争优势”。郭台铭说,工业互联网平台要求实现制造业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富士康将不再是传统的制造商,而会成为擅长制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公司。” 工业制造的未来在于从供应链、中小企业到消费者的定制化、小批量、灵活的生产模式。路径是企业打通设备生产线、生产和运营系统,以获取数据,实现提质增效、决策优化。 郭台铭透露,“目前我们正在开发一个大容量的8K(分辨率为7680×4320像素)影像数据+人工智能平台标准,而且我们已经在图像识别和微修复技术领域使用了这个标准,使一些工业制造过程能够执行自动发现和修复功能。” 他以产品表面检测制程为例说,人的头发直径是70~80微米,透过显微影像技术,可自动修补2~3微米的表面划痕。富士康手机表面检测的相关工序,经过两年研发与反复验证,应用快速检测及超高清影像技术,可以大量提高非人力所及的检测能力,提升检测和修复效率,已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与此同时,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关键因素是企业信息网络的升级。“传统的制造工艺必须有互联网思维。”郭台铭说,富士康要控制资讯流、技术流、金融流、人员流、过程流、货物流,以提高业务运营的品质和效率。这不仅是富士康向工业互联网转型的核心竞争力,而且也证实了是从大型制造商走向创新型工业的开始。 加大8K+5G生态系统投资 “未来,我们将不再把硬件和软件、互联网和工业分开看,互联网经济和工业经济将融合成一体。”郭台铭建议,“我们应该在教育制度上做出适当的调整,并进行相关的培训,以满足工业互联网对人力资源的需要”。 他还认为,一个蓬勃发展的强劲经济体的核心基础是智慧制造和智慧农业。而8K影像采集和显示技术以及5G超高速数据传输,将为制造业和农业创造非凡的价值。 所以,富士康近一年来,通过在广州及美国威斯康星州建设两座10.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工厂,大力投资创造一个8K+5G的生态系统。 “8K+5G是智能制造平台的关键技术。这个生态系统提供了一个很大的创新的产业垂直整合机会,从健康医疗到自动驾驶汽车以及智能零售。”郭台铭说。 在富士康的全球生产版图中,威斯康星州的厂区将向中国大陆多数厂区所得到的经验学习;中国将继续当作富士康的主要制造基地,同时与夏普在日本的10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工厂继续协同合作。 郭台铭说,自富士康2016年8月完成投资夏普以来,富士康已看到了两家整合后的效益。富士康正在利用和投资夏普丰富的技术和产品开发资源,这个战略符合富士康的目标——透过建立物联网的能力,跨入智能家居和智能办公的市场。 js7799.com,从代工向为中小企业服务转型 “我们未来的目标,不仅是在富士康内部使用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也将在更多中小型企业从传统制造业向工业互联网企业蜕变中扮演合作伙伴的角色。”郭台铭说。 郭台铭坦言,富士康的目标是维持扮演ICT(InformationCommunicationsTechnology,信息通讯技术)生态系统的核心角色,确保能够继续为客户提供全范围的服务,并且与合作伙伴协同合作,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少量多样的客制化的产品需求会越来越多,而且科技公司必须透过应用智能先进的制造生产技术,来确保对变化的需求做出快速的反应”。郭台铭说,由于物联网、机器人和自动化的应用,富士康的厂区将会越来越智能化。 智能工厂将会驱动技术工人的需求,为劳工提供大量的机会,在制造中加上更多的价值,因此富士康会在持续投资在所有员工的未来发展上。 “为了扩张我们的科技服务,从传统代工业转型为中小企业制造商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公司,富士康也把平台的服务拓展到农业服务。”郭台铭透露,富士康的8K+5G生态涵盖智能制造、农业、办公自动化、健康医疗、零售、交通、安全监控、娱乐及运动、智能社区等领域。“我们创造8K+5G生态系统,以培育应用开发者社群,为用户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案。”

如果郭台铭三年前的如意算盘真打得响了的话,当前中国三个最大的电商平台应该是:天猫、京东和富连网,幸运的话也许座次还要重新调整一下。 国人对富士康的认知远远超过“鸿海”这个称谓,然而对于公众来说“富连网”则显得更为陌生。 为了拥抱工业互联网转型,雄心满满的富士康曾经高调布局电商事业。早在2010年,富士康经过多年的酝酿,推出“四路门店+一个网站”全消费渠道体系的宏伟构想,在这个体系中,包括富士康与麦德龙合作、意在线下与国美苏宁对抗的“万得城”,以“赛博数码”广场为主体的IT卖场,以超市为载体的“敢闯数码”,以及覆盖三线以下城市的“万马奔腾”门店。而线上电子商务渠道,则是“飞虎乐购”。彼时业内认为,富士康原本可以在线下与苏宁、国美形成三足鼎立到了2013-2014年间,但由于外部环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该计划事实上等同于折戟沉沙。 2013年春天,鸿海旗下3C数码购物平台富连网带着全新的使命重磅成立,次年郭台铭重新勾勒了富士康“八屏一网一云”的蓝图,定位电商的“富连网”是该规划的关键部分,也是富士康试图摆脱代工的桎梏、拥抱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战略转折点。 然而行业对郭台铭的壮志却有另外的看法:传统制造业互联网化,不是一刀切、三板斧,它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多年来被赋予厚望的富连网终未能石破天惊地跳入公众的视野。在电商行业,无论是富连网还是飞虎乐购,虽然头顶有富士康的光环,但其品牌其实非常弱势。不过虽然消费层级人群对其仍感到陌生,在行业内B2B的业务中也还算差强人意。 不过随着富士康开始大步迈向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转型时期,曾经力图角逐电商舞台的富士康改变思路,开始拥抱曾经对抗的零售商。11月一直倡导智慧零售新时代的郭台铭“密会”了张近东,消息还称2018年苏宁将数据直连富士康,实现数据层面的全面打通。另外富士康还将通过对苏宁平台消费数据的挖掘与研究精准覆盖智慧零售业态,并快速完成300家“夏普之家”在苏宁智慧零售门店的落地。相对于“起大早赶晚集”的富连网,“富联网”另一个形态隐隐展现为转型而准备出征。 13日晚间台股鸿海精密公告称,将启动子公司赴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计划,董事会通过了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FoxconnIndustrialInternetCo.,Ltd.)拟办理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将于2018年1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有关FII上市计划进行表决。据HEA了解,在FII上市时,鸿海集团将持有85%股份。 有台湾媒体称,鸿海将重要业务资产FII选择A股市场挂牌的讯息让台股感受到了史上最冷的寒意。据家电网精略统计,台湾证券上市公司共计有1929家,鸿海旗下共有全球936家子企业,扣除台湾所属80家子企业,鸿海集团在岛外共计设立了856家分支企业,即便扣除325家控股性质的公司,实质营运的公司也达531家之多。换言之鸿海集团的当量,超过台股挂牌的企业数量的1/4。 实际上自2016年以来,台企募集公众资本的阵地开始倾向更具流动性的A股和港股,证券人士指出,台湾资本市场对企业来说只剩下初次公开发行的募资功能,至于其他现金增资、公司债及可转换公司债等,能够筹募到的资金也相对有限,台湾资本市场本益比相对偏低是事实,企业没有成长性等原因。 相对而言,A股和H股的流动性和交易量都相当高,具有更高的估值潜力,也有更高的本益比。目前台资在A股挂牌的企业约20家,包括联发科旗下汇顶、亚翔旗下亚翔集成等。鸿海集团旗下公司如鸿腾六零八八精密科技、富智康、云智汇科技、讯智海等也早在港股挂牌。 据HEA了解,FII成立于2015年3月,主要业务是从事工业物联网。鸿海方面表示,此次FII申请上市不仅将有助于集团留住在地关键人才,共享发展红利,构建工业互联网生态系统,这是鸿海全球化发展既定战略方针。郭台铭多次强调公司在8K+5G、工业4.0、互联网+方面的投入和期许,而上述规划也是鸿海集团转型升级的方向。 当前正是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蓬勃时期,自2015年起‘互联网+’行动计划被制定,国家便着重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的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具有广泛的市场前景。 早在2015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鸿海就表示将转型为“六流集团”,并正在打造工业互联网生态系统。今年12月希望兼济天下的郭台铭于乌镇再谈工业互联网转型:“工业互联网就是云计算、移动信息、物联网、大数据、智能数据、公众网络,最后再加机器人。”他透露富士康正准备用在制造业积累的44年的工业数据,建成一个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并准备向中国几千万家中小企业开放,让这些中小企业“不要掉进信息孤岛”,“不能让他们成为工业孤儿”。 在宣布了富士康将逐步开放工业互联网数据消息的10天之后,FII申请上市的消息传来。 即便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的转型巨轮早已转动,但在一个月前的今天,鸿海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鸿海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39%,为9年来的最大降幅。在截至9月底的第三季度,公司营收为1.08万亿元新台币,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代工利润已然是走上稀薄道路,为了撕掉代工标签,郭台铭近年来为鸿海转型做足了工作,从各方面推进其转型之路,包括推出自有品牌电视,通过HMD公司一起向微软收购诺基亚,联手腾讯打造智能电动汽车,涉足医疗、人工智能制造,紧接着收购夏普等,都是鸿海为摆脱过度依赖苹果代工的所做的努力。在此次的乌镇之行,郭台铭也表示,未来20年里,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将消失。据了解,从2014年到2016年4月止,富士康的直接劳动工人减少了20多万人。2011年郭台铭宣布“百万机器人换人计划”,富士康表示要在2014年装配100万台机械臂,截止到2016年底,仅仅只装配了4万台左右。 不过,即便未来的流水线上将不存在工人,随着人口红利的过去,老龄化以及劳动力不足也为富士康带来了招工困难,智能制造的“换人计划”还未能够完全取代人类。这也使得中国的智能制造转型大任较为严峻。 近日有专家提出,智能制造首先是从状态感知开始的,并驳斥了“做智能制造就是多用机器人”的观点。要做到真正的智能制造,必须要先具备三个基本条件:一是便宜的传感器,二是数字化一切可数字化之物,三是网络化一切可连接之物。 换言之,智能制造并非仅仅是“自动化程度”的高低,实现人、机器、机器人的合理分工和协同作业才是首要任务。今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把富士康列为全球最聪明企业第33名,理由是用了大量机器人替代员工。郭台铭回应,这是因为他的员工变聪明了,繁冗的工作都交给了机器人,从而使得员工才能做一些聪明的工作。 此次,母公司鸿海主导下将“富连网”推向A股,依托于其44年沉淀的精密制造能力和工业数据,或许将加速从劳动密集型逐鹿“无人化”、多元化的智能制造企业转型,完成代工厂转型的时代使命。 不过也有证券人士指出,当前在不少排队待审公司更希望拖延时间错峰政策收紧环境,此时推进IPO可能会经历一番“波折”。

本文由js7799.com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郭台铭详解鸿海工业互联网战略 拟分拆在上海上市 - 潮流家电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